• <select id="175c4s"><center id="175c4s"><noframes id="175c4s">
      1. 母嬰知識網-新媽媽育兒知識網站

        注冊 網站地圖
        母嬰知識網> 返回首頁> 正文

        正規賭場網站,生命的隕落

        • 2020年01月24日
        • 後台管理

        ▓正規賭場網站▓{官方網址:a5805.com}爲您提供高品質、高賠率的娛樂遊戲及所有線上投注的優惠.我們致力于提供全球客戶最有價值的遊戲體驗、各項優惠服務!

        只要降下雲頭,綠瑩瑩的梯田送上懷抱,隨著心情醉入膏肓,誰都願意做那春天的一抹陽光

         正規賭場網站是一顆來自北方的淚。當我快要滲入陽光沙灘時,面對著蔚藍蔚藍的天空,我哭了。

        至今仍記得當我從淚腺內蹦出的一刹那的那種感覺,像是來到一個似曾相識的世界。我隨著主人的誕生而誕生,至今已有13年了。

        我們的主人原是一個非常開朗率真的小女孩。那時她總喜歡穿著天藍色的連衣裙滿街跑。當她只有幾歲的時候,每天她只會快樂地笑著。那時的笑聲總是傳遍各個角落。她有時甚至會因爲一些搞笑的事情,笑到連眼淚都流出來了。在淚的世界裏,當我們主人留下的是開心的淚水時,淚會在流出後,再次回到淚腺並會被淚腺再次分泌出來。有時需要幾天,有時只需要幾秒。那時我和桑桑還小,在主人流下開心的淚水時,我們總會爭先恐後的跳出眼眶。這是我們那時最愛玩的遊戲。但次次都是桑桑先回來,反以我一直都很不服氣,總想著有一天,如果我能快過她就好了。

        那時的主人是爸爸媽媽的掌上明珠,每個人都很疼她,我們住的是一棟別墅。主人似乎要啥有啥,主人的媽媽總會給她買天藍色的連衣裙。那裙子總讓人看到碧海藍天的燦爛,看到陽光沙灘的金黃。我們都很羨慕,希望媽媽也可以給我們買東西。

        但媽媽總跟我們說,“我們的世界是潔淨的,不會有絲毫的汙染。不過我們也有自己的使命。我們都將要爲自己的主人犧牲……”

        我們每天就這樣在大人的疼愛下過日子。同時在主人開心時,玩玩那熟悉得再也不能熟悉的遊戲。但桑桑仍是快過我。

        直到有一天,在桑桑跳出眼眶的刹那,我沒有跳。也就在那一天,桑桑再也沒回來了。我就一直一直在那等……但遣憾的是,我再也不敢跳出去了。媽媽說,主人開始傷心了。她說,主人長大了,不會再掉開心的淚水了。爲什麽?!爲什麽?!但我還是不敢跳。也許桑桑的消失就是媽媽聽說的犧牲吧。但我不知道,我什麽都不知道。

        媽媽每天都在安慰我。她一直都在跟我說,還有媽媽在,還有媽媽在。主人一天天的長大,同時也一天天地與開心背道而馳。她的世界也變了。很多次,當主人手拿著一張畫有紅色分數和密密麻麻試題的卷子回家時,主人的爸爸就會舉起衣架,向主人打去。而那時媽媽就會扯著我向主人的眼睛裏跑,她說她不要我那麽快犧牲。每當這種時候,很多同伴就會因此而消失,除了一些不知是執著還是怕死的人,像我媽,像我。而每次的卻難後,我總會和媽媽說,幸虧我們是母系氏族。同時我也免不了問媽媽,主人爲什麽哭泣?媽媽又總會和我說,人類的世界有很多汙染,不像我們如此的潔淨。

        每當這種時候,眼眶外又會有另一對母女在對話。那是主人和她的媽媽。主人的媽媽一直在旁邊安慰著她女兒。她雖然怕她的丈夫,但她深愛著她的女兒。她也在說:“不怕不怕,還有媽媽在,還有媽媽在。”

        真不知,如果沒有媽媽,這個世界會怎麽樣?

        但老天從來就是如此地無情。主人的媽媽在主人12歲的時候,因車禍身亡了。天若有情天亦老啊。只記得那天,主人的爸爸沒有舉起衣架。但他出了門,徹夜無歸。主人打爛了屋裏所有可以打爛的東西,嚎叫般地痛哭著。而我和媽媽所面臨的同樣是一場劫難。只記得當時媽媽使勁把我向裏推,用她的全部力氣把我推倒最安全的地方。而媽媽自己卻在一句:“要堅強地活下去!媽媽愛你!”的喊叫聲中,永遠的墜出了眼眶。在主人的眼眶像黑夜般閉上的時候,我躲在安全的角落裏,一點點地,慢慢地,被黑暗侵蝕,侵蝕,侵蝕。

        那一天,“媽媽”從此離開了我和我的主人。

        第二天清晨的陽光灑進眼簾,感覺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,很陌生很陌生…

        潔淨的淚的世界啊,爲什麽此刻給我的只有白白的一片空洞?我,一無所有。主人爸爸的嘴臉變越來越醜陋,越來越恐怖。很多次都是醉醺醺地步入家門,然後無緣無故地抽起衣架,無情地揮向主人。淚水像波浪般湧出,而我只會賴死不走,我要聽媽媽的話,堅強的活下去。

        直到有一天,我突然發現主人不流淚了。而此刻,我們已從別墅搬進了公寓。每天晚上,主人的爸爸又會帶一個女人回來,主人有時甚至會被趕出門口。而主人沒有落淚了。

        女人後來成了主人的繼母。她和主人的爸爸一樣的殘暴。有時候莫名其妙的就會打主人。至于主人的爸爸,打她再也不是因爲成績。而是因爲其它的原因,也許就是媽媽所說的,他已被世界汙染了。

        我,很想很想媽媽。而主人,也想媽媽。

        又一次重大的考試後,主人捧回了白紙黑字的成績單。主人的爸爸在瞥一眼之後,猛地走回了陽台,去取那罪責的象征,他要再次用衣架來抽打主人,女人在旁邊幫腔。但主人像變了個人似的,她沒有立在那等著被打,她狠狠地瞪著眼前這生她養她的父親!她憤怒地把成績單揉成一團,扔向眼前這可恨的人,還有書包,還有桌上的懷子,一切可以攻擊的東西。然後在那兩個人還未反應過來時,主人奔進房間,重重地甩上門。

        主人哭了,在我的詫異下。她趴在床上,望著床頭慈母的遺像。而我,又一次地在眼淚的旋渦中捕鬥著。我要堅強地活下去。

        主人突然站起來,穿上媽媽給她買的天藍色連衣裙。慢慢地慢慢地走到窗前,遙視著遠方那黑藍黑藍的天。此時此刻,天藍的連衣裙似乎被滲透著一層悲郁。沒有了碧海藍天的燦爛,沒有了陽光沙灘的金黃。只有北風在耳邊凶猛地吹。主人的頭發亂了。

        她突然爬上了窗台,她的腳在慢慢向前移動。“不!不要!不要!你不可以放棄自己!你要堅強地活下去!媽媽還在,你不可以這麽輕易的放棄她給予你的生命!”我喪失理智般地狂吼著,但她聽不見,她聽不見…只覺得像是聖經樂章緩緩升起,又像是媽媽慈愛的呼喚在耳邊萦回。我在主人飛出窗台的刹那,飛出了我曾經不肯放棄的淨土。最後的一滴淚,在北方夜晚凜冽的風下,于空中盤旋,飛轉。像第二次得到了生命,騰飛著…我飛了很久,很久…然後,來到了這裏。

        此刻,在還沒滲入沙灘的時刻,讓我再看一眼這天藍的上空吧。讓我再看看這沒有悲郁的蔚藍,再看看這碧海藍天的燦爛,再看看這陽光沙灘的金黃。

        媽媽,我沒有放棄過。我做到了堅強地活下去。

        但,主人啊主人,你爲何要放棄?你爲何不堅強地活下去? 

         時間總是悄無聲息的向前奔跑著,卻把回憶不小心落在了後面。陌生的街道上,偶爾似曾相識的微笑卻總讓我心裏一陣悸動,想起你。

          第一次見你是高中剛入學那會兒。彼此陌生的同學從各個鎮上彙聚到市裏二中上學。老師按照身高和成績分座位,成績好的和成績差得坐在一起,大概是想讓大家一起進步的意思。我的個子在班上也算是高的了,自然被分到了最後一排。你被老師分到了我前面的坐著。按說你跟我還高點吧,不過還好,我還是可以看得見黑板的。再說,坐在我身邊的還是個女生,這也是我不願換座位的原因。後來我和同桌還成爲了最好的朋友。

          我本來我就不是一個愛講話的人,更極少和男生講話。若是在公衆場合,我講幾句話就會臉紅。我們本該無交集的。也許不是你唐突的請教我一個題目,也許就不會有後來。

          你在班上總是一位極其活躍的同學。上課總是積極回答老師的問題,下課後和大家打成一片,也愛唱流行歌曲,後來你還教大家唱周傑倫的歌呢。當然也有缺點,那就是上課喜歡在下面吃零食,也愛講悄悄話。我坐在你後面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啊。說來也怪,你在下面沒怎麽聽講,但是老師一提你問,你還是可以正確無誤的回答得上來,實在是到現在也還是讓我佩服。所以老師也還是蠻喜歡的你的。而我確實不愛講話,安靜的可怕,甚至沒有我大家也不會注意的人。

          一次,下課後,你突然轉過身問我剛剛老師講的數學題,著實把我下了一跳。你怎麽會問我了,天知道,我那時數學可是一塌糊塗啊。我支支吾吾說,老師的剛講的我也不太懂,正在抄筆記。你說了句,你聽課不是很認真麽。那你筆記做好了給我看一下啊。我說好。你繼續出去跟其他同學玩去了。如果你當時稍微注意一下,那時我的臉早就紅了,我可以感覺到我的臉正在發著燒。這該死的臉,總是不聽我的控制,無緣無故的紅。當然還是有點虛榮心作祟,我把那次的筆記做的格外的認真。自那以後我筆記做的都很認真。因爲我不知道你什麽時候會向我借筆記。後來,你經常沒事就和後面的我們說話。因爲你太活躍了,同桌就有點煩了,而我當時卻不這麽認爲。我感覺你的話語總是會讓我喜笑顔開。每次你還沒走進教室,我都可以感覺到是你來了。而且我會不自覺的注意你的一言一行。

          學校要舉行秋季運動會了,我知道你報名了。你知道嗎,爲什麽偶爾你可以在早上的操場碰到我?其實,不是偶爾,而是我知道你報名後天天都在早上晨跑,因爲我知道你會出現在那裏。

          我記得那天比賽,3000米的長跑馬上就輪到你了,廣播上叫著你的名字,你卻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,操場上不見你的影子。操場上的我心急如焚,暗暗著急,心想你有可能還在教室,我一口氣跑到教學樓四樓,卻發現你不在那裏。我又折回操場,幸好你在那裏已經做好預備姿態了。我跟著班級其他幾個同學在軌道旁邊大聲喊著加油,聲音很大卻被噪雜的說話聲淹沒了。最後,大家也累了就坐在地上看。而我,也不知爲什麽,也許是想鼓勵你吧,在軌道外脫去外套讓好友幫我拿著,袖子往胳膊肘上一捋,就跟在你旁邊跑著,嘴裏大聲喊著你的名字加油,這聲音震撼著我耳朵,卻淹沒在了熱鬧的人群。你向一個鬥士一樣,隨著耳邊呼呼的風聲,朝著目標奔跑著。你的好友在終點迎接著你。那天我記得你後來的成績是全校第二名。多麽值得高興的日期啊!也許,那天並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,但是我的心裏卻自顧自的歡樂起來!

          我好像真的喜歡上你了,可是在那個時候談戀愛是不允許的,而且我也不可能向你表白。我更希望男生向我表白。況且在我看來那時如果談戀愛,太自私了,花著父母的錢,還不好好學習。爲此那時的我經常感到深深的自責,腦袋卻不聽話的經常冒出你的樣子。

          後來爲了給高考的學生騰出考場,男生的宿舍要給那些外校生住。老師說讓男生把書本放到女生宿舍。不然等我們放完假回來,書本可能會丟。那時,我的心裏很希望你會向我提出請求把書本放在我那兒。可是直到那天下午你還沒有跟我說。我最終還是沒有耐住性子。乘著下午第三節課下課後,我在教室外的走廊對你說,你的書本要不要放到我那裏啊,我那裏有空的地方?還沒問完,你說,你已經有地方放了。我的臉紅了起來,當時我感覺這就是一場赤裸裸的表白,裏面更多的是我自作多情的成分。估計那時你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吧,看見我臉紅了,也跟著紅了起來。

          在後來調了位子,我們隔得遠了,說話的機會也就變少了。我雖然想跟你說話,但是我不願主動去找你,而且我又不喜歡說話。一次偶然間,聽你的朋友說你的女朋友怎麽怎麽了。我心裏突然間的難過起來,原來你是有女朋友的,而我卻那麽的自作多情。

          在後來,經過一次分班,我們不在同一個班了,我在一班,你在二班。我們的教室僅隔著一道走廊,可我感覺這隔著的不僅僅是一道走廊,而是兩顆心的距離。你還是會整天嘻嘻哈哈的往我們班上跑,找你的好朋友說話,當然也包括女生。可是,卻沒有找過我,除非面碰面了,互相問候一下。也許在你看來我們僅僅是前後桌的關系,而我卻把你刻在了心裏。我無數次告訴自己別在自作多情了,可是記憶總是與我作對。

          在後來,聽說你辍學了,這怎麽可能,我爲了求證下一才,跨過了自從分班後就再也沒有跨過的走廊去找你,卻發現整個班級的的同學都在,唯獨缺了你。若我知道及時,我真想豁出去去勸你讀書。我始終不曾相信一個那麽成績優異的人說不讀書就不讀書了,我相信你一定是有什麽苦衷。

          在後來的後來,就再也沒有你的消息了。而我也該爲自己拼搏一回了,馬上就高三了。我的日子也這樣波瀾不驚的過著,雖然我還是偶爾會想起你。

          也許你至今都不曾知道有個人曾經喜歡過你。但那個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一直祝福你,希望你過得開心幸福!若青春可以放肆一些,我願意大膽一回,在你離開之前向你輕輕吐出:正規賭場網站喜歡你!也許就不會給青春留下遺憾了吧。 

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聲明:本站原創/投稿文章由來自于網絡作者玉米視頻,轉載務必注明來源;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母嬰知識網立場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;如有侵權、違規,可直接反饋本站,我們將會作刪除處理

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47 2001